关于

痛失王牌经理 汇丰晋信激励制度缺失

以擅长主动管理为特色的汇丰晋信近期痛失了一位大将,4月28日,汇丰晋信王牌基金经理丘栋荣离职。任职期间,丘栋荣用不到四年的时间,就为所管产品带来了上百亿的规模增量,是汇丰晋信近两年规模增长的主力,占比公司非货币基金管理总规模近七成。如今这位与公司命运紧密相连的大将离职,恐给汇丰晋信带来一定的打击,也从侧面揭示了公司激励机制吸引力的不足。除了明星经理出走外,汇丰晋信发展中还存在规模难突破、产品线开拓缓慢等问题。

丘栋荣离职引动荡

4月28日,汇丰晋信旗下2只基金同时发布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汇丰晋信大盘股票基金、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2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丘栋荣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日,公司对人员空缺进行了调整,汇丰晋信大盘股票基金增聘郭敏为基金经理,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增聘是星涛为基金经理。

公开资料显示,丘栋荣于2010年9月加入汇丰晋信基金,历任股票行业研究员、高级研究员。2014年起担任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汇丰晋信大盘股票基金的基金经理,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丘栋荣管理上述2只产品的三年多时间里,经历了A股市场牛熊转换,市场震荡剧烈,丘栋荣却每次都能把握住市场赚钱的机会,管理的2只偏股基金令投资者赚得钵满盆满。

天天基金网数据显示,丘栋荣管理汇丰晋信大盘股票基金期间任职回报率达到了200.75%,远远高于同期普通股票型基金57.75%的平均收益基准。此外,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也收益翻番,管理的三年多时间里任职回报率达到111.86%。

业绩驱动下引来资金疯狂涌入,汇丰晋信大盘股票、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也成为公司“摇钱树”。数据显示,上述2只产品规模合计超百亿,截至今年一季度末,2只基金规模合计达到139.13亿元。今年一季度末汇丰晋信基金非货币基金管理总规模为201.98亿元,丘栋荣管理的2只产品规模占公司总规模近七成。不难看出,丘栋荣为汇丰晋信做出贡献的程度,行业内也对丘栋荣赞誉有加,感叹他几乎做到一人撑起一家基金公司。

丘栋荣之所以能够为汇丰晋信带来巨大的规模增量,实现较高的业绩回报,源于他特有的价值策略选股风格,即低估值高盈利的公司来构建组合,2014年银行板块爆发、2015年高估值小票站上风口、2017年大盘蓝筹股崛起,几乎都被丘栋荣精准布局。

“公募基金优秀的投研人才本就非常抢手,尤其是类似丘栋荣这样能力突出的新生代基金经理,遭同行挖脚或利用自己的投资名气自立门户都有可能。”沪上一位基金经理指出。

北京商报记者也就明星经理丘栋荣的离职去向问题进行了解,但汇丰晋信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风格转换业绩普亏

对于投研大将丘栋荣的离职,汇丰晋信自然也引起重视,丘栋荣所卸任的2只产品,公司调动基金经理郭敏接任62.08亿元的汇丰晋信大盘股票基金,基金经理是星涛接任77.05亿元的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基金。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接棒丘栋荣的两位基金经理,过往业绩也较为稳健,如郭敏正在管理的汇丰晋信动态策略混合基金,近两年的投资收益为16.11%,跑赢同类基金同期11.98%的平均收益水平。另外,是星涛近两年的投资业绩也比较突出,他管理的汇丰晋信消费红利股票基金,近两年投资收益达到53.67%。

不过上述两位基金经理均在行业内资历较浅,晨星网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郭敏任职公募基金经理期限为2年339天,是星涛累计公募任职仅有2年66天。在接棒丘栋荣所管产品前,两位基金经理管理的规模分别是10.09亿元和6.08亿元。不难看出,相较丘栋荣,这两位基金经理无论在知名度还是管理经验上都稍显逊色。

明星经理丘栋荣的出走,本就给汇丰晋信2只拳头产品带来动荡,今年A股市场风格的转换导致年初以来小幅亏损更显开局不利。今年以来,中小创股票站上风口,偏价值蓝筹风格基金遭遇重创,汇丰晋信大盘股票基金和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基金也未能幸免。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30日,汇丰晋信大盘股票A份额年内收益率亏损3.32%,低于同期行业平均水平,汇丰晋信双核策略混合A、C份额收益率分别为1.28%、1.09%。

在业内人士看来,市场风格转换的当口临时换帅,可能也会影响接下来的盈利和规模。从更换人选过往业绩和持股风格来看,也有一定差距,上述产品未来能否延续收益神话存在巨大挑战。不过大泰金石研究院资深研究员王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丘栋荣注重基本面选股的投资方法,2只基金都是采用了PB-ROE策略,但是整体策略淡化择时,重仓优质个股,策略方面是有复制延续的可能的。

除了上述2只产品业绩不理想外,今年以来汇丰晋信主动管理类权益型基金也普遍亏损,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4月30日,汇丰晋信旗下主动管理权益型基金平均亏损4.87%,旗下主动管理型偏股基金中超八成产品年内业绩亏损。

其中,汇丰晋信低碳先锋以9.43%的亏损幅度垫底公司偏股基金业绩排行榜,低于同期普通股票型基金平均收益率4.75个百分点,此外,汇丰晋信智造先锋股票C份额、汇丰晋信沪港深C份额等9只基金业绩亏损幅度超5%,上述基金年内收益率分别亏损8.1%、8.03%。

激励制度吸引力欠佳

王牌基金经理的流失,难免会让投资者担忧汇丰晋信现有基金经理的能力。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从任职资历上看,公司旗下基金经理整体趋于年轻化。晨星网数据显示,目前公司的11位基金经理中,仅有李媛媛、方磊、侯玉琦任职公募基金经理期限超五年,剩余基金经理普遍为1-2年。

另外,从整体投研实力上看,在好买基金给出的基金经理综合评分上,总分10分,11位基金经理,仅有曹庆、郭敏和是星涛在5分以上。从人才吸引度上来说,丘栋荣的离职以及公司投研团队的年轻化也从侧面说明该公司难以留住优秀投研人才。

盈码基金研究员杨晓晴认为,从资本市场大环境来看,股权激励制度对基金公司整体发展有至关重要的意义,因为能够吸引优秀人才,给公司的发展带来新鲜血液,有助于公司提升投研实力和管理业绩,扩大资产管理规模,同时股权激励制度可以让员工分享企业成长带来的收益,增强员工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激发员工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有利于基金公司留住人才,稳定人员结构。

对比行业,同样以擅长权益类投资著称的中欧基金,前海开源等都率先进行了激励体制改革并取得了不错成效,如前海开源高分成及快速兑现的事业部制吸引了大批人才加盟,组成了较强的投研团队,如原长盛基金基金经理刘静、资深基金经理丁骏,原南方全球基金基金经理曲扬、原南方基金首席分析师杨德龙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