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

曝娄底新化天和医院医保黑幕

  娄底新化天和医院医保黑幕 ...

  之:形势主义的狂热与实际反腐的漠然

  庖哥解雀

  新化天和医院套取医保的黑幕已经举报和曝光月余,庖哥列举的证据不行谓不详细充实,但除了医保局应付式的答复了一下外,没有了下文。他们做的工作恐怕不是在核实查处举报内容,而是在督促天和医院修改病历,毁灭相关证据,威胁知情职工封口。因此,天和医院前段时间住院部的医师都辛苦了,好比庖哥列举的天和医院原法人代表金某的丈夫潘某的外科病历就已经改了过来。然而假病历就是假病历,漏洞百出是一定的,后面的医师程度再高,它也是打蜡的狗屎外貌光而已,难以凭空完善出来,我随便再曝光一份,他们又会累个该死。况且这病历改来改去的,自己就是种欲盖弥彰的表示。

  我今天暂不谈这个,我想谈的是新化的相关部分对此事的放纵。

  此刻党员、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两学一做”开展得如火如荼,培训、讲课、条记、心得,给我感觉到了一种胜过高考前的紧张学习气氛,甚至有因写心得照抄百渡而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者。与此比拟,娄底食品药品监督打点局那几个顶风接受被监管药店老板请吃喝玩乐而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公仆,确要躲在茅厕后面偷偷地笑几天了。更有甚者,据说办公室放本小说都是罪过,更别说香烟零食了。(声明:我写这个并不是反对学习,我是举双手赞同学习的。)但是如《人民日报》社论说的:“两学一讲”要“知行合一”,如果违背了这一点,那就是形式主义的狂热了。

  形式主义的特点就是反腐、清廉、公平、公正、拥护、伟光大口号喊得惊天动地,文件、指示、条记、心得学得融会贯通,但一遇到实战,就是一群叛徒逃兵。如天和医院套取医保一案,就是一张形式主义和实践主义的照妖镜,照得那些“两学一讲”口沬横飞,心得条记妙笔生花的相关部分的官员们无处循形。

  也许有看官认为庖哥有点武断,庖哥还真的希望您说对了。然事实很残忍,因为天和医院套取医保资金的难度不在于证据难查,(没有比天和医院再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盗取医保资金的了。)还是在于敢不敢查,查不查得下去,也许新化医保黑幕这盖子压根就揭不得!

  天下粮田,黎民保留的根本;天下医保,黎民健康的包管!我就不信封建闭塞的乾隆朝能胜过当下!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