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报告

云南昆明军都339医院疑涉quot;医托quot;调查陷僵局:盘龙区医调委

据当事人武洪介绍,其已与军都339医院代表在盘龙区医调委进行了两次协商调解,但因双方对于赔偿金额和治疗效果存在分歧,所以协商未取得任何进展。

盘龙区医调委将拟于8月21日进行第三次协商调解。

8月13日下午,昆明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综合监督执法局(下称昆明卫生监督局)信息宣传处处长陈健向澎湃新闻表示,昆明市盘龙区卫生监督局此前将相关检查材料移交给盘龙区鼓楼派出所, 但公安不接受材料,因此,事情无法推进 。

14日下午,澎湃新闻致电鼓楼派出所,一位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却表示,没有接到过任何人移交的任何材料。

该工作人员表示,他曾打电话到盘龙区卫生监督局,卫生监督局说在调查。

这个事是医患纠纷,不归公安管,整个情况是过度医疗 。

7月30日,澎湃新闻质量报告栏目持续报道了昆明一男子武洪(化名)疑遭遇微信 医托 骗局,在昆明军都339医院体检、治疗共花费2万余元一事。

武洪称,今年5月,一位自称在昆明军都339医院工作的女子 刘婷 ,通过微信 附近的人 主动加他好友,,随后以可以 交往 为名,让武洪先去昆明军都339医院体检,以保证 交往 前身体健康。

6月14日至7月6日,他在 刘婷 陪同下,在昆明军都339医院进行了体检治疗,先后接受了一次包皮手术和十多次排毒治疗,总花费2.3万余元。

之后,武洪与 刘婷 失去联系,微信被拉黑,方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已受骗。

7月31日,武洪前往昆明市盘龙区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下称盘龙区医调委)办理协调手续,随后向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鼓楼派出所报案。

8月3日下午,昆明卫生监督局就上述情况回应澎湃新闻称,已对昆明军都339医院下达《卫生监督意见书》,并且将根据案情需要,积极联合公安部门,对该院进行进一步的查处。

我局也尽了最大努力。

8月14日下午,昆明卫生监督局信息宣传处处长陈健表示,卫生监督执法手段较少,当事人不配合,他们也没办法。

如要确定是否有诈骗行为,必须有公安的介入。

前述鼓楼派出所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就此还向澎湃新闻表示,由谁界定此事是医患纠纷还是诈骗,应先由卫生监督局调查,如果卫生监督在调查医患纠纷的过程中,发现有犯罪行为会移交给公安机关, 目前没有任何人移交过任何材料到我们这里。

据武洪介绍,8月7日、8月10日,武洪已与军都339医院代表在盘龙区医调委进行了两次协商调解,但因双方对于赔偿金额和治疗效果存在分歧,所以协商未取得任何进展。

盘龙区医调委将拟于8月21日进行第三次协商调解。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